在坏的时代追寻好的方向(下):台湾创业家应把握东南亚市场
>> 〈 2013 创业小聚暨 AAMA 年会 〉

今天是 2013 创业小聚暨 AAMA 年会 ,大会邀请了北京、上海和台湾等地的创业家前来分享各自在创业这条路追寻价值的心得与观察。

曾任职联想投资副总裁、现任 UC 优视董事长暨 CEO 俞永福先生与大家分享了自己的创业经历与管理思维;创办过新浪网前身 Sinanet.com、KKBOX 前身愿境科技等公司,集创业家、天使投资人与 TMI 台湾创意工场合伙人身份于一身的许安德以「东南亚的创新与创业」为题发表演说,向我们分享他个人对创业的看法,以及近年对新加坡等东南亚市场的观察。

俞永福:别太早想行销

UC 开发出的行动浏览器号称是目前全球市佔率最高的一种,使用者超过四亿」);Android 使用者一亿」了);在中国与印度的市佔率分别超过 50% 与 25%。

UC 董事长暨 CEO 俞永福先生与大家分享了自己的创业经历与管理思维,他说创业虽然要过三关:产品、行销和管理,但创业家应该要先聚焦在产品,不要过早去想行销和推广。

至于创业团队的组成,最好是稳定、和谐并且能力上可以互补的团队,俞永福特别提到,能做决定的人最好是三人,避免因为票数相当无法做决定的情形。

在管理方面一定要避免陷入一言堂或是没人敢做决定等极端的情形。公司的规模成长道中型企业的时候反而是最兇险的情况,因为既丧失了小型公司的灵活度,在规模和资源方面有比不上大企业。

产业成熟度决定你能不能赚钱

至于新创公司最常遇到的难题:赚钱,俞永福认为目前网路公司的商业模式不出广告、电商和加值服务等,重点并非商业模式,而是「产业成熟度」。只不过,「当那块饼从天下掉下来的那天,你还能站在那里。」

许安德:东南亚市场是台湾的机会所在

创业不总是成功,许安德先和大家分享了几个他的失败例子。

1994 年他与同学创办 Sinanet.com选定的目标使用者是「北美的华人圈」。如今回想起来,许安德认为当初的目标实在太小了,竟然在网际网路发展之初锁定了这幺狭窄的使用者群体,因此他鼓励创业家「Think big.」。

许安德又举了另外一个例子:他曾经读过 FedEx 创办人曾经靠着在赌城拉斯维加斯玩 21 点筹措资金的故事 ,竟然也异想天开要依样画葫芦,没想到一夜之间输掉了 6000 美金——相当于自己银行存款的一半;后来他回台湾投资,听信别人的话,花掉超过三分之一的积蓄投资一家未上市公司,结果原本价值 180 万台币的股票最后都成了壁纸。

「Hope is not a strategy.」这是许安德的体悟。

创业家最大的敌人是自己,新创公司动作一定要快

许安德建议,他发现有些创业家常常不理会市场反应,认为自己的想法一定可行。因此在考虑市场竞争者之前,创业家应该要想清楚:自己擅长的是什幺?不要因为看到 mobile game 是热门的创业题目,就觉得自己应该开发一款 app,哪怕自己根本没有开发游戏的经验。

另外,正因为新创公司缺乏大企业的资源和经验,成长的过程中难免会绕点远路,不像成熟的企业可以走康庄大道,所以新创公司的动作 一定要快 。

许安德首先点出台湾创业环境面临几个问题,包括:

在坏的时代追寻好的方向(下):台湾创业家应把握东南亚市场

许安德举例,本月初新加坡科技新闻媒体 e27 所举办的创业家盛会 「Echelon 2013」,台湾是参加者最多的国家,比各是 20 多人的南韩、泰国都还多,但只有台湾是自费参加。

以下是许安德分享的东南亚市场一些相关的数据:

东南亚市场:台湾创业家的机会所在

许安德告诉大家,身处成长中的市场总是好的。虽然台湾在各方面与美国、中国和日本并不具优势,但场景若移到东南亚,情况就不一样了。他认为 台湾无论是技术或资本都在东南亚市场具有优势 ;东南亚的创业环境还在早期阶段,而且是少数台湾创业家经验也适用的地方。

讲完创业面,许安德跟大家聊起东南亚的资本。他以新加坡为例,说明新加坡虽然没有什幺市场,但是资本都在那里。或许不如美国那幺可观,但是最小投资金额限定在千万美金的也不是没有。

不仅国际的资本,新加坡政府也很积极地在协助当地的资金,甚至还会以 1:6 的金额比例跟投新创公司。许安德还要特别注意他称之为新加坡「big 4」的 SingTel、SPH、MediaCorp 和 SinPost & MediaCorp。

Inside 过去曾经刊登过不少与东南亚市场相关的文章,台湾创业家的产品在东南亚也很受欢迎,例如 Cubie。

要做能跨多国市场的产品

许安德指出,他明白现在有两种声音:做好本土市场后再寻求对外发展,或是一开始就瞄準多国市场。但他认为等到前者攻克本土市场的那天,可能要五年,因此他个人还是偏好一开始就发展能跨多国市场的产品/服务。

政府,请多努力吧

今天经济部与工研院都有代表出席,希望他们发表完自己的演说之后,有听进其他创业家的话,仔细思索为何台湾的创业家会一再地「提醒」政府做得不够、搞不清楚状况。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